卢彦西3 夜色拉萨,体味“仓央嘉措情歌”-走诗

卢彦西3 夜色拉萨,体味“仓央嘉措情歌”-走诗

卢彦西点击“走诗”添加公众号
相聚18,“走诗”为您推送新的内容
行走历史河山,感谢您的关注

3
照“仓央嘉措情歌”中的描述,当年这位达赖喇嘛经常偷偷跑出布达拉宫来到拉萨街头,不仅是猎艳,有时直接就是到娼家去。就像这一首:
若当炉的女子不死,酒是喝不尽的。我少年寄身之所,的确可以在这里。
70多年前于道泉先生最早用汉语和英语翻译了“仓央嘉措情歌”,我这里所引用的,都是于道泉先生的译文。于道泉先生当年还对这首情歌作注说:“西藏的酒家多系娼家,当炉女多兼操神女生涯,或撮合痴男怨女使在酒家相会。”也就是说,情歌中的“少年的我”,是常常寄身娼家,或者通过酒家女作皮条客,在酒家和女子幽会的。 另一首“仓央嘉措情歌”,就说得更坦诚:
人们说我的话,我心中承认是对的。我少年琐碎的脚步,曾到女店东家里去过。
不仅如此,做了风流事的“少年的我”,还写诗和她们开玩笑,要撮合男女幽会的酒家女,做了“好事”,就要把“好事”做到底——
情人邂逅相遇,被当炉的女子撮合。若出了是非和债务,你要负担他们的生活费啊。
这位风流喇嘛仓央嘉措,还真是个情种。如他所言,他学佛法时总是学不进去,心中萦绕的,是男女情事:
我默想喇嘛的脸儿,心中却不能显现;我不想爱人的脸儿,心中却清楚地看见。
而在眉目传情方面,他却很老道,一下子就看透并抓住了少女的心:
我向露了白齿微笑的女子们的座位,普遍地看了一眼,一人羞涩的目光流转时,从眼角间射到我少年的脸上。
这确实是一个猎艳高手了。不过,这个高手,似乎也有被少女甩了的时候。 “仓央嘉措情歌”中就有这样一首:
彼女不是母亲生的,是桃树上长的吧?伊对一人的爱情,比桃花凋谢得还快呢!
看来猎艳高手,也有情场上的失意、脆弱和感 伤。
但或许正是有了这种失意,“仓央嘉措”情歌中的情感历程,才更加生动丰富。或许真要有常常夜不归宿的偷情经历,才能把幽会后的别离写得如此真切而又平实:
将帽子戴在头上,将发辫抛在背后。说:“请慢慢地走”。说:“请慢慢地住”。问:“你心中是否悲伤?”答:“不久就要相会!”

延伸阅读
《行走历史河山》
作 者:高波
出版社:暨南大学出版社
出版年:2011年6月

“走诗”由新疆大学
高波教授创办
欢迎关注 敬请转发